黄晓

春风羞涩,夏风多情,秋风浪漫,冬风残酷。人们常思春风的美丽,怀恋夏风的多情,盼望秋风的浪漫,厌恶冬风的无情。

春天,田园、路边、山顶,婀娜多姿的春风迈着优雅欢快的舞步缓缓飘来,鸟儿不由自主地迎合着春风,歌唱美好歌唱希望;慵懒的小草也变得活力焕发,奋力地冲破淹没了一冬的泥土,尽情地沐浴着春风的妩媚,感受别样的温暖;不甘示弱的花儿竞相开放,迎风起舞。此时,大地一派欣欣向荣,百花齐放,百鸟和鸣。多情的人们会在阳光下伫立着,贪婪享受着她在脸颊、手上抚摸。春风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给人以青春的活力;春风像那十六岁的姑娘,给人以无限的梦想;春风像视频中的美女,看得到却够不着。

夏天,清晨、正午、傍晚,人们想着风、盼着风,焦急地等待着、呼唤着夏风的到来。风来了,蝉儿早早起床为她歌唱,小草为她翩翩起舞,绿叶为她唱起了动人的歌谣。山顶、树下、林荫小道,人们会敞开衣服,尽情享受着她的爱抚,这陶醉忘我的一刻,给人们留下了梦幻般的遐思。她犹如风情万种的少妇,多情、大方;她犹如贤惠的新娘子,给人以无微不至的关怀与体贴;她犹如刚熟透的苹果,香甜、可口。

秋天,丰收的季节到了。风会常常光顾那成熟的果实,看望那遍地的牛羊。小草、树儿为她退掉满身的绿装,换上金黄色的秋装;傲慢的菊花这时也醋意大发,绽开那美丽的花朵与之斗艳;多情的梧桐,在她轻抚退掉漂亮的衣衫,愉悦地享受她的温馨。唯有那羞涩的小朋友偷偷地换上厚厚的服装,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地上脏了,她帮忙打扫,衣服湿了,她帮你吹干。有时,她轻轻地抚摸着你身体,温柔、多情;有时,她让你望而生畏,不敢亲近。她常为人们丰收的秋季而喜悦,更为来年的生产而担忧。她如一位家庭主妇,时而千娇百媚,时而严肃;她如一壶陈年的美酒,越品越香醇。她如一架舒坦的大床,让你睡在上面温馨、安全。

冬天,大地一片沉寂。这时的风变得可怕起来,山泉见她化为冰避开,小草在她的肆虐下失去光华,绿叶在她摧残下失去生命,猫儿、狗儿见她逃跑,牛羊见她回避,小鸟见她躲入暖暖的被窝,高大凶猛的熊见她躲入巢穴冬眠,多情的人们见她也将身体包裹得密不透风。冬风好似那冰美人,冷艳、无情;冬风好似那冬天里的冰水,冷的深入骨髓;冬风好似草原上的狼群,令人闻而生畏,心惊胆寒。“北风猎猎催人倒,千卉千葩尽枯槁。”冬风的无情、凶狠、残酷给万物蒙上了阴影。

风的善变让人难以捉摸,风的世界是如此扑朔迷离。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
渝ICP备10010320号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