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隆散影-久居兴隆,对其特质有了新的解读

史红军久居兴隆,对其一些特质有了新的解读。刚装饰一新的兴隆大街、长安街及石乳河畔的青瓦斜面斗拱粉墙川东民居,让兴隆仿若突然从蒙昧时代一下迈入明清那段抹不去的过往。秋冬烟雨交织的季节,石乳河水不多不少、不紧不慢地流淌,游客虽少,但不知愁之味的处于恋爱旋流的少男少女们,骑着双人自行车,在雨中、在翠柳下,轻轻地滑行,那种忘却时光、忘却季节的浪漫,涌动的某些人性悸动,让缘来缘去的人儿在心头不知不觉的泛起。旅游环线公路刚刚贯通。在筹建高山草场露营基地过程中,一睹了高山草甸、丛林险峰、陋桥小溪、浓雾弥漫的让心迷离不知所归的独到景象。马隘口的风,石乳关的雪,高炉淌的花,四十二坝的月,虽然有点盗用大理风光的嫌疑,但过中味道只有身历其境之后才能真正体味。最大气磅礴的还是茅草坝旅游环线公路微雨轻飘时候的浓雾,自驾车犹如驶进茫茫天境,绿的丛林、险的陡峰、茅草农舍、满山药花,若隐若现。路有多长不知,知道的只有山重水复的怪景和偶尔再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农场、林场公家老屋,那种怀念,只有经历火热年华的六十老翁才能激起那段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天坑地缝白天的繁闹去得早,夜晚的另类俊丽很少有人能真正体会。有幸一起筹备第一届华人运动会取火仪式,夜晚的“天书”在天坑边沉落着孤深的厚重,车灯迷离,照在天书及大型取火仪式的背景幕下,引来数不清的流萤,围绕天书浮翔,草丛中的流萤也不少,它们完全不知天坑的博大壮美,地缝的幽深峡光,明儿光临的圣女荣光,只是在一旁默无声息地为其点缀卑微的线形流光,虽然天坑的“燎原”之势还待我辈不懈奋求,但这种积豆光而动的智慧,于昼夜不分而发的寻求,散影之下的那份感动扮着流萤的那份轻盈,在千万年积淀而成的天坑地缝边,默默回溯。兴隆周边的许多散影,带着哲性需要有心之人去踏寻。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
渝ICP备10010320号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