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枚核桃回家

谢子清每年的九月一过,街市上关于核桃的叫卖声就稠密起来。我对这种坚果有着非同寻常的偏好,每次看见,如同遭逢久别的故人感到亲切。我喜欢核桃。这样的爱好,是外婆帮我培养的。小时候,每到秋季瓜果飘香,住在乡下的外婆,悉心地从林子里收拾回来各式各样的果品,有香甜可口的雪梨、清脆迷人的板栗、喷香益脑的核桃,甚至是难能可贵的猕猴桃。外婆细心,她拿砖块将核桃砸碎去壳,挑出饱满的果核来,一瓣一瓣喂到我嘴里。看我吃得舒心怡然,她布满皱纹的脸上,总会浮起慈祥可亲的笑容。这样的日子令我神往,于是每年散学放假后,我就迫不及待地去看外婆,同时享受这丰盛的美食。外婆的疼爱和果品的诱惑,常常使我“乐不思蜀”。“核桃补脑,多吃一些!”在外婆这样和蔼的叮嘱中,我对核桃的感情与日俱增地深厚起来。倘若遇到我学习繁忙,抑或是需帮助家中对付农活无暇去到乡下,外婆就会托人捎来她精心拣挑的、一个个硕大饱满的核桃。她把它们装在袋子里,从乡村里千恩万谢地找人带过来,因为她知道——我很喜欢吃。这样欢乐的日子,我是舒坦地享受了十余年、百余次了。不幸的是在我小学即将毕业的那个夏天,七十多岁的外婆病倒了。我跟姐姐去看望她,好强的她非要下床,然后扶着拐杖,饭后艰难地将我们送到村口。走了老远,她仍在那里大声嘱咐:“好好读书!”听到这诀别的声音,我和姐姐悲伤地哭得一塌糊涂。那样的眼泪,撕心裂肺。没过多久,外婆就走了,她终于未等到核桃成熟的时节。或许是受到外婆的保佑,或者是因为常吃核桃的确有益大脑,我竟真的在学堂里脱颖而出,十六岁即走出大山外出求学,毕业后幸运地留在城里。到今天,每到核桃成熟的时候,街头巷尾,以及超市里各式各样,去壳或是完好的核桃琳琅满目。每一次,我都大包大包地买回来,敲碎坚硬的果壳,剥出果核来,放进嘴里,咀嚼之间,耳畔似乎又响起外婆那慈爱的叮咛声:“多吃一些,核桃补脑!”可遗憾的是——不论我如何地努力,就是始终吃不出年少时外婆剥开的核桃味道。我明白:自从外婆走后,有些核桃也迷了路,它们忘了回家……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
渝ICP备10010320号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