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夏,与你诉说似水流年

作者:蓝衫紫玉

浅夏,风景依旧,流年叹追忆。总是习惯地拉开抽屉,不经意间打开一本印着精美句子的日记,那句子是:写下关于心灵的记忆,当悲伤或欢喜不再是唯一的慰藉,你会发现有些感动搅动了尘封已久的心迹。

是的,有些风景,总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静静默想,如倒带的电影,一幕幕虽然斑驳泛黄,依然清晰如昨;那些流沙般的过往,在时光的素手中凝结成婉约的永恒,水岸苍茫,蒹葭伊人,美眸流转间,风沙万年。释怀的缕缕思绪,也许要等所有的真切都变得模糊,模糊到没有触痛的感觉,就像看别人的风景里演绎的一场流年似水,仿佛一切都离我很远;如看飘落满地的落叶,随秋雨而逝的流殇,因我未曾送别,于是,一份深深的歉疚在灵魂最深处变得轻描淡写;也许,最触动心忧的伤感定格在落红飞进浅夏的指尖,即使轻蘸墨香的笔毫,写下好多恋恋不舍的誓言,一段长亭别离也要在季节的千呼万唤中洒下清泪。那曾经惊鸿一瞥的三生约定在三生石旁,也变成了手心里握不住的流沙,随风散尽;繁华湮灭如一场风花雪月的谢幕,只剩下一地凋零;凝眸冷对浅夏飘逸的蓝颜,那红尘阡陌的紫衣深情,便在点点墨香里魂飞魄散,余韵的温柔无迹可寻。

当春天的丽影已远,温柔和妩媚在春雨的敲打下,跌落如尘,一份不舍的期待也在心底如潮水般涌动,我的脚步仍停留在流年的起点,幻想绚烂的旖旎,在消逝的尽头回眸浅笑,让我紧握那预留在残春时的一片落红,在心间的书页上,菲成汪洋一世的倾城。与你凝望,在此岸和彼岸的娟娟潺潺里,浅夏的孤独,在与你的约定中,似乎有了又一次心动的开始,周而复始的水岸,还有青黄交替的蒹葭,眉峰浓聚绿字盎然,平仄滑动一阵清风的诗行,你的飘逸青衫,映在的眼帘飘逸成灵动的风铃。似乎,又看见你貌如花荻,甩着姗姗的蓝袖与云水间飘然而至,吹着悠扬的芦笛,抑扬顿挫的芦音似你浅浅的心语,带了一份远古的诉说,把久远的思念化成一阵清风的呓语,不经意间滑进我的寂寞的耳畔;于是,我的一首梨花殇也在你动情的音调里,开始淅淅沥沥,无休无止飘起烟雨朦胧的诗意。

总是交错分别在此岸彼岸的相望中,遥握的执念总是挣脱不了黑暗的包围,当那暗夜来临的一刻,你将飘然而逝在浅夏的流年中,渐行渐远的身影,看不见阑珊处的跳动,再也追不上你匆忙的脚步,那里有你的风景,你不会如我一样,总是让昙花一现的繁华,久留心底,黯然成伤。浅夏的孤鸿,有令你倾心的峨眉,一曲洛神赋的飘渺神韵,留给你空白的注解;你用一枝如花妙笔在伊人如黛的眉湾,写下缠缠绵绵的爱意,儒雅的风韵也漾起一抹久违的相思。在云之端,看着你灵动的挥洒所有的诗韵,一份淡然也在心底油然而生,我是你前世的一片桃红,只是在相逢的霎那,等你在清清水湄;驻足的片刻,一芳惊艳的回望之后,走向风雨的归途。笑着看着你渐行渐远,如果生命还有一个转角,也许我们会在那里相遇,那时,你在苍茫蒹葭飞花的时节,静候一片雪花的共舞,那也许就是我曼妙的霓裳,与你开始的又一场天涯行。

看,浅夏绿进了眼底,一份流殇的锦年,在流逝的静美中辗转流连。

似乎,又听见你驻足的声音,即使追不上你轻盈的脚步,目送你消失在流年的尽头,那也是潇湘别离的深情。走进浅夏的时光,当你听见背后花落无声的叹息,心涧的微澜是否也涌起一些莫名的感伤,伊人的情怀也在你的叹息里,化成一缕清风的温柔,伏在你的肩头,与你相守岁月的蹉跎,走进渐行渐远的风景。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
渝ICP备10010320号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