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 电 话

■唐安永

我的童年时代没有电话,更不知道电话是什么玩意儿。但我却用过“电话”,那就是童年时候的土电话。

现在回想起来土电话的构造简单:土电话听筒的材料有的是慈竹、有的是纸筒,电话线就是细棉线。

记得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一些大哥大姐们手里拿着土电话相互通话,在我们面前炫耀,羡慕极了。为了自己也拥有一部土电话,我学着大哥大姐们,在山上采来大约径大3厘米的慈竹,用锯子沿着竹节处锯断,大约取5厘米长的竹筒作为土电话的听筒,然后向母亲索要补衣服的细棉线作为土电话的通话线,细棉线两头连着慈竹筒,这样一部完整的土电话就做成了。

然而我制作的土电话就是听不到对方说话,大哥大姐们的土电话的声音很是清晰。

记得很清楚,在上语文课时,我悄悄把土电话拿出来摆弄,被语文老师逮个正着,老师把我的土电话拿去,不但没有批评我,还要我和她对话,我低下头说:“老师,我,我的土电话没有声音。”

只见老师瞧了瞧我的土电话,就把土电话放在讲台上,然后对我说:“你放学后到我的办公室去。”

下课后,我带着不安的心情走进老师的办公室。只见老师拿出我的土电话对我说:“你知道你的土电话听不到声音的原因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于是,老师指着竹筒底部说:“不发声音的主要原因就是你不应该保留竹节。要用胶纸蒙住底部,再在胶纸的中心位置钻一个与细棉线粗细相同的小孔,把细棉线从小孔里穿进去,为了保证细棉线不滑出来,在细棉线头系住鸡毛。”老师一边讲解,一边动起手来给我做。不到半小时,老师就做好了土电话,并笑嘻嘻的说,我们再来通话。

老师和我对起话来,我在土电话里问老师:“为什么现在能听到你的声音?为什么要把竹筒的底部去掉,换成胶纸?”我在听筒里清晰的听见老师的声音:“你今后上中学后就会知道的,我现在我给你讲,你也不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于是乎,我拿着老师给我制作成功的土电话,飞快的跑回家,刚进家门就一头撞在母亲的怀里,我顾不得疼痛,拿出我的土电话,把其中一个听筒给母亲,要她接电话,母亲把听筒拿到耳边,我对着拿在手中的竹筒说:“妈妈!你听见我的声音了吗?”母亲笑呵呵地说:“能听见!”

后来,我拿着老师给我做的土电话在同伴中炫耀,一些同伴为了过把瘾,时不时还跟着我的屁股转呢!

为什么老师做的土电话能有声音?直到我上了中学才解开这个谜团:原来一切物体要发出声音,离不开的就是震动。我保留的竹筒节阻止了声音的传播。

时下,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科学技术的不断提高,如今,从城市到农村,从小孩到耄耋老人,都用上了手机。那个被遗忘的土电话再也不会被人想起来了。

我常常想起充满着幻想、充满着好奇的土电话的童年,不得不让人感概刘禹锡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
渝ICP备10010320号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