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公函求情 不如事前防范

发公函求情 不如事前防范

阿毛

近日,笔者看到一则新闻:在一次庭审中,一名涉嫌挪用公款的村干部的辩护人,当庭出具了当地镇政府对该村干部平时表现、工作成绩的证明,希望法院能从轻处理。当然,法院最终并未理会这份盖有公章的证明,而是依法作出了判决。无独有偶,在某地今年 “两会”期间,一名人大代表在发言时,也建议司法机关对“犯了错”的村干部能从轻或减轻处罚,“以免打消村干部的工作积极性”。

不可否认,许多村干部长期工作、生活在农村基层一线,哪一块田地是什么形状都熟悉,哪一个家庭是什么情况也了如指掌。他们能与群众打成一片,善于做群众工作,有较强的农村基层工作经验和方式方法,并在群众增收致富等方面发挥着“领头羊”作用。在一些实施了重大项目特别是涉及征地拆迁的地方,村干部更是成为助推项目发展的得力干将,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随着国家对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投入力度的加大,新农村建设、各种惠民政策实施等等,都需要村干部来完成。但由于种种主观和客观方面的原因,近年来,村干部却又成了职务犯罪的高发群体。

村干部发生贪腐案件之后,作为一级政府,向法院发公函求情,不仅于法、于公、于理行不通,且听起来十分荒谬,还有损政府公信力。须知,古代“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而今的法制体系已日益健全。今年4月初,中央发布了两个防司法干预的规定,被法学界和司法界誉为“保证法院、检察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的一剂猛药”,这或许能杜绝政府发公函向司法机关求情的现象。

笔者认为,乡镇党委、政府要想保护村干部,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加强事前监督与防范。如增强村干部综合素质,牢筑思想防线;完善监督机制,提升制约效力;强化村务公开,加大群众监督;严格财务制度,加强资金管理;加强对村干部的廉政警示教育等等。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
渝ICP备10010320号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