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治摩”行动

刘圣宇谭贤君

一、危害、原因、认识之现状篇

有一种交通工具,两轮或三轮,由汽油机驱动,靠手把操纵前轮转向,轻便灵活,行驶迅速,经济适用,驾照易拿,不需购买停车位,它叫“摩托车”,如果将其变成“营运”工具,以此载客挣钱,我们一方面把这种行为叫“非法营运”,一方面把这类“摩托车”习惯地称之“摩的”。

主管部门如何看待“摩的”?

县运管所所长李方富介绍:一是城市形象差,“摩的”在城区交叉路口乱停乱放随意载客,不仅破坏正常运输秩序,而且严重影响市容市貌;二是安全性能低,“摩的”很多来自二手市场,驾驶员未经正规培训,造成交通事故频率增大;三是赔偿能力弱,“摩的”一般只有交强险,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

“摩的”危害性这么大,在城区理应没有其生存空间和环境,但结果却恰恰相反,每逢上下班高峰时段,各交通路口几乎成为“摩的”站点;遇到道路拥堵,“摩的”见缝插针,加大交通管理难度;酷暑天和下雨天,“摩的”架起遮阳伞,每“招摇”一次,就像城市道路上移动着一块“牛皮癣”;“摩的”交通事故频发,俨然“马路杀手”;“摩的”司机不文明现象随处可见,对“红灯”可视而不见。

是什么原因让“摩的”“市场”越来越大呢?

(一)主管部门调查

县运管所所长李方富认为:第一,从需求方面来说,由于不受区域和时间限制,一些市民遇到打车难时,常选择“摩的”出行;第二,从“摩的”司机来说,投资少,见效快,操作便捷,受到他们“青睐”亦在情理之中;第三,从县城规划来说,道路比较狭窄,交叉路口很多,形成不少小街小巷,而这些地方往往又是公交车和出租车服务盲点;第四,从管理部门来说,由于人员、工作等原因,“治标”过多依赖专项行动,缺乏“治本”手段,没有建立长效机制。

(二)市民调查

那么,市民对“摩的”如何认识?从调查结果来看,“摩的”虽然与出租车起步价都是5元,但能够协商,最低可至3元。由于“摩的”具有车体小、易掉头、快捷、便利、“随意”等“优势”,在早晚高峰、交通拥堵、急于办事、服务“盲点”、贪图方便时,都有人选择“摩的”出行。

我们以“同期声”为证——

1.你们平时会不会选择坐“摩的”出行?

我不会

我会

2.为什么选择坐“摩的”?

我坐公交车“晕车”,所以喜欢坐“摩的”。

3.为什么不坐“摩的”?

我喜欢坐公交车,公交车便宜而且安全些。

我觉得坐“摩的”不安全,所以选择乘坐出租或公交车。

我从来不坐“摩的”:一是国家不允许;二是不安全。

4.你在什么情况下选择坐“摩的”?

我今天因培训赶时间……

确实打不到车,确实很着急……

在堵车情况下……

没有等到出租车……

觉得坐“摩的”既快又方便……

5.你如何看待“摩的”?

“摩的”也是一种交通工具,我觉得还好……

我个人认为乘坐“摩的”很方便……

如果摩托车来搞营运不是很好……

(三)“摩的”司机调查

“摩的”司机又是怎样认识呢?在走访中,“摩的”尽管目标基本一致,但因其认识、家境、阅历不仅相同,分成“强硬派”,“骑墙派”,“稳健派”等。“摩的”均为男性,以中年人居多,城内城外、县内县外都有分布,其中原煤炭工人、下岗工人、原外出务工人员等三类人群比例最大,既有“专职”,也有“兼职”,个别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也“染指”其中,可谓“从业者众、男性天下、内外无别、专兼结合”。“摩的”既会“见缝插针”,也善“见机行事”。6月14日至17日下午6时20分,笔者在巴蜀花园门口准点观察,每次公交站点附近停留“摩的”5至6辆,对面公路边3至4辆,都会见到有人无丝毫犹豫就坐上“摩的”离去。6月14日,笔者问一位“摩的”司机:“你们还敢跑吗?”他回答:“今天运管所搞得不严。”6月15日,笔者又问另一位“摩的”司机同一个问题,他说:“执法人员也要吃晚饭嘛”!一位“摩的”司机在旁边“调侃”:我白天缩,晚上出,“昼伏夜出”,适时“加班”,节日“拼假”。“摩的”基本认账每月可挣3、4千元,如果“蛮勤快”,每月可赚5、6千元。我们对两位老“摩的”进行调查,仍以“同期声”为证—

一个说:一是年龄偏大,出门务工没人接受;二是上有老走不脱。怎么办呢?我跑“摩的”四年多,以此维持生活。

另一个讲:我是下岗职工,跑“摩的”超过10年,一直以这个“求衣食”。

“摩的”作为一个群体出现,因有市民出行需求,所以“摩的”才有生存空间和“商机”,更有“摩的”司机自身考量,以及市民对“摩的”认识不尽相同。

二、抉择、整治、对策之行动篇

“摩的”该何去何从?

依法“治摩”,无论何时何处都正常不过。目前,我县登记在册摩托车数量达到9万余辆,实际突破10万辆。城区“摩的”保守估计不少于1000辆,城市道路难以“承受”,人民群众难以“忍受”,运输企业难以“接受”。

在“放”与“打”上,政府抉策“难”,在某种程度上,“治摩”背后往往涉及民生;主管部门合成“难”,一辆“摩的”在路口乱停放、路上行驶不戴头盔属交巡警管理,在人行道上乱停放由市政部门执法,非法载客归交委运管部门查处;“摩的”司机退出“难”,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在面对“摩的”诸多危害时,政府必须亮明态度。

县人民政府县长朱茂要求深化“治摩”整治工作,坚持“治摩”不放松。

2015年,我县在城区不间断开展“摩托车专项整治行动”。3月31日至5月底,按照县政府要求,由公安牵头,交委、市政联合开展城区“摩托车专项整治行动”,其中查扣“摩的”268辆,治安拘留1人。

按照县政府要求,目前正在开展第二轮“摩托车专项整治行动”,6月29日启动,9月30日结束,历时100天,由交委牵头,抽调交委37人、公安12人、市政6人,共计55人联合执法,通过查处非法载客等违法行为,持续规范城区交通秩序,营造良好道路运输环境,保障人民群众出行安全。

这是一次“治摩”攻坚战。“战役”开始前,县交委开足宣传工具,仅在城区张贴标语、横幅就达200多条。执法队伍分成6个小组,采取流动与定点、集中与分散、步行与车巡、严查与重管、民用车与执法车相结合,以夔州路及其支路路口、人和街、月牙街、施家梁转盘、商圈、菜市场、广场进出口为重点,从时间上、空间上、经济上,“三管齐下”,保持足够耐心、定力和韧劲,使“摩的”逐步退出市场。

“怪圈”屡次形成,“均衡”再次被打破。7月13日开始,“摩的”驾驶员又一次聚集县信访办反映诉求,形成“严打—上访—常态—再打击—再上访”怪圈,似乎已成“惯例”,上访理由“事出有因”、“要吃饭、要生存”、“无出路、要活路”。毕竟,“摩的”成本小、见效快、易操作、技术含量低,“天天可上班、月月可挣钱”,何况有市场、能照家。少数老“摩的”有经验、有办法、更有“独门绝技”,组织能力强,已形成一个利益群体,死緾烂打,往往让执法部门无可奈何,退避三舍,功亏一篑。“猫鼠游戏”天天上演。

截至7月20日,第二轮“摩托车专项整治行动”查扣“摩的”364辆,没收遮阳伞21把,行政拘留5人。

对此,主管部门自有清醒认识和强烈呼吁。县交委运管所所长李方富称:必须坚持“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疏堵结合、综合整治”原则。怎样“疏”?作为交通部门,要切实解决出行难问题。公交车和出租车要全覆盖,并大力提升服务质量,逐步挤压“摩的”生存空间。在此提醒广大市民拒乘“摩的”,特别是机关职工、国家工作人员一定要带头拒乘“摩的”,珍爱生命,

“摩的”非法应成为我们共识。“治摩”需要出重拳、严打击、下猛药、疗沉疴。同时疏堵结合,多措并举,共同营造良好客运市场和社会和谐环境。

(奉节电视台记者卢娥、汪大春对本文亦有贡献)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
渝ICP备10010320号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