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白帝城是走出夔门的关键

作者:小评果

九月下旬的一天,白帝城旁边的草堂镇竹坪村迎来了四川泸州市的一个考察团。进村之道虽是能够错车的水泥路面,但难免颠簸,行车比平常须格外小心;两边峰峦耸立,杂树葳蕤,不时可以看见煤炭开采留下的挖掘痕迹。经验告诉,凡出煤炭的地方,都是飞鸟聒噪的高大上的偏远之地,可泸州组团来这儿考察什么呢?肯定不是煤炭。

客人要看的恰恰是过去不愿想或者想不到的一个:竹坪村兴起的电子商务。原来自从奉节与阿里巴巴集团下的淘宝签订合作协议,今明两年,全县每个村要建一个淘宝购物网店。竹坪村雷厉风行,在村委会旁边,迅速腾出装修藏物房,搭建计算机平台,组织起会上网的年青人,准备好送货上门的车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悄然在山高沟深的地方诞生,商业文明发展的脚步叩响大山深处,眼前满地凸凹与当代文明牵手,感觉倏然平了很多。通过网络平台选购家用所需,卖出山外所求,前面说的那一路坎坷都交给了快递,交给了鼠标,交给了银屏。

一代代奉节人在追求发展富裕的路上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共识度最高的恐怕就是:思想的亮度和维度。亮一点,高一点,发展就快一点。县城建在长江北坡上,十足的“小山城”。面向长江,向左看是高耸入云的夔门,瞿塘峡,白帝城;向前看是乌云顶;向后看,背脊麻酥酥的,被当地人称为“后山”;向右看,是山峰挡住的360公里高速路外的朝天门。曾有俗语形容到主城之远:蛤蟆上重庆——能说不能行。也曾有励志口号张贴:冲出夔门天地宽。一个“冲”字,好一个急切心情了得。今天提倡稳步推进,“冲”就免了,所以拙文用“走”。走!走比喊口号实在,走出夔门,我们要去上海,我们要上重庆,我们要上网……互联网+,请加“我们”——奉节人。

絮叨这些是因为看到电子商务居然在一个还有两年才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风生水起整起来了,先期开张的当日销售额可观,并一路向前,马不停蹄,所以该做一个在路边鼓掌的人;同时,必须看到,一个新事物在相对封闭的地方展开,必然要付出更大的思想成本。传统思维总是无法理解新技术提供的商机。操持网络需要的人才,狭路相逢造成的投递困难,组织货源和卖出产品的精心,都是考验。这也许就是互联网经济的宿命。想想它的当初也许会释然:10多年前的两个研究生发现自己开发的搜索引擎占用了自己太多学习时间以至于无法完成博士学业,想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雅虎,遭到拒绝后被迫成立自己的谷歌公司继续干下去,10年后的谷歌公司市值达到1200多亿美元。还有更奇葩的呢,前面两位年轻人降价推销打算卖给好莱坞,可那总裁担心谷歌搜索太准确,影响自己有些模糊的网站的粘度,也拒绝了。由此类推,肯定会出现电子商务影响固定门面销售的埋怨。这也好说,人类文明始终是向前走的,不会因为怕影响轮船的客源就不修高速公路,担心高速效益下降就不建高铁……可以这样说,电子商务通过互联网为载体进入农村大众消费领域,有一倍的希望就做百倍的努力,就是真理。今天迈出一小步,也许就是未来产业转型的一大步。

从淘宝进村,我们还可以看到,也可以叫意外发现。那就是政府职能的转变得到自然的体现。按照阿里巴巴集团走进农村的规矩,一个地方县市要与其合作,必须先去书记或县长参加一段时间的培训;交押金;三年免费提供所需场地。“三把火”烧了才签协议。奉节县不折不扣按规矩走完程序,还在西部新城建立起淘宝商务中心,送货的车辆随时启动,搬运繁忙,仿佛码头。也许是考虑到电子商务是经济、文化、技术的高度融合,在中心的右侧展示奉节特产的房间,设计者用三峡石堆砌一个“雕塑”,将夔州的“夔”字用红色象形制作贴在中间。“夔”在古代是一种怪兽。这传统与现代的融合透出时代前进的脉搏,就看有志者如何理解现代文化特质。不得不提,这些都是县委办公室人员把它与本质工作捏在一起干出来的,他们的后面站着县委县政府。电子商务的历史演进有一个不变的趋势:软件的成本总是超过硬件,老思维找不到商机,服务带来的价值总是会超过应用,人才总是最稀缺的资源。开场锣鼓怎么敲起来,平台怎么建立和维护,货源如何组织,怎样让村民满意,政府所做的就两个字:服务。

人类已经进入后PC时代,电子商务销售平台的延伸已成必然,大数据、云计算这些我们还陌生的概念已经开始渗入生活。所以今天在偏远的农村先把电子商务弄起来,相当于在创作新的平台,相信它的“市值”会随奉节脐橙等一起结出丰硕之果。请给一点期待的时间。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
渝ICP备10010320号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